唯心乐园望风楼

關於部落格
因为每个人都在走,所以忘记了停留。
  • 95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油棕业强势发展赚暴利,印裔园丘工人贫无立锥

【柔佛·庄德志】我国三大族群中,印裔向来是较少被关注的一群,直到兴都权利行动力量(Hindraf)崛起,印裔族群终于引起社会关注。然而,所谓“社会关注”究竟是建立在真正关心印裔生活问题与福利,抑或关注该组织与执政集团的“斗法”,将印裔问题转变成政治角力上的一只筹码呢?

柔佛州泰半以上的丛林都被园丘覆盖,有园丘就有印裔工人,这些园丘工人大部份并非偶然来到园丘开始他们的园丘生涯,而是由上一代“继承”下来的“事业”。很多园丘工人的父亲或祖父,早在英殖民时期就在园丘工作,且在园丘里的员工宿舍中度过大半生;因此,大部份座落在柔州中北部、年代已久的油棕园丘,仍能看到印裔工人住在建于英殖民地时代的员工宿舍。
 
印裔工人的生活条件不如外劳
 
虽然印裔在园丘里辛勤奋斗了超过半个世纪,为我国种植业及原产品加工出口贡献良多,但印裔园丘工人的生活条件的确没有改善。从受调查的50名来自三合港(Chaah)不同园丘的印裔工人中统计,一名园丘工人的平均收入介于马币三百至五百元之间。一个一家四口的印裔家庭,先生依靠一份单薄薪水养活太太和两名孩子已经不简单,再加上孩子的教育费,往往令印裔园丘工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印裔妇女哭诉资方剥削工人利益,令孩子无法上学接受教育。(庄德志摄影)
一些相对勤奋及“充满梦想”的园丘工人,会在完成园丘工作后到园丘附近的城镇打散工,以赚取孩子的教育费;但长时间从事劳力工作,常常使这些工人因为体力、营养不平衡等问题而遭遇工业意外或患上严重疾病。
 
大部份被园丘工作累垮的园丘工人,则只能在生存和教育之间选择生存,放弃孩子的教育及前途。然而,放弃孩子的教育机会,等同放弃走出园丘的机会,这让许多在园丘长大的印裔孩子,成人后无法投入越趋现实及依靠学历生存的城市生活。由于毫无选择,只好“继承”父亲的职业,继续留在园丘中靠劳力赚取微薄收入。
 
当然,以上提到的是教育,在最差的情况下,教育可能可以放弃,但万一面对的是攸关生死的严重疾病呢?印裔工人应该如何找钱解决病痛问题?
 
但是,这并不是印裔园丘工人所面对的最糟糕处境。
 
以外劳取代印裔工人
 
基于成本和劳力控制,许多具规模的种植业集团(甚至包括官联公司)大量聘用合法及非法外劳取代印裔工人,以致目前许多园丘只保留原有印裔工人的数额,一旦印裔工人离职或无法继续工作,园丘管理层便以外劳填补空缺。一些年龄接近40岁的印裔壮丁到园丘求职,大部份都是求职无门;对印裔来说,目前最糟糕的处境,就是连到园丘工作的机会都将失去。
 
这种现象令许多印裔园丘工人默默忍受资方的剥削,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失去园丘的工作及离开园丘,他们将很难找到固定工作,无法负担房租、伙食等一切基本生活开销。
 
虽然兴都权利行动力量已在全国大部份园丘建立起联系网,但该组织目前能影响的是印裔园丘工人的选票;选票影响的是长期目标,眼前的生存及福利问题,该组织则无法协助解决,成为捍卫印裔园丘工人福利的后盾。
 
藉生化柴油赚取暴利
 
巴西古当的生化柴油提炼厂正大肆发展。(庄德志摄影)
事实上,柔佛州的油棕种植业、原产品加工业、棕油提炼及生化柴油工艺,比起一般人们知道的还要旺盛及进步。许多人或许认为,早前在媒体上公开讨论的替代燃料 ――生化柴油,基于技术仍未成熟而还未在市场上推出;其实不然,目前柔佛州生产的生化柴油,已经以每天超过三百辆卡车的数量售卖到美国市场。
 
柔佛州政府的投资臂膀――柔佛机构(Johor Corp)所控制的财团,便是主要的生化柴油生产商,而提炼、加工及出口基地,则座落在柔佛州港口—巴西古当。
 
生化柴油技术的成熟,早已经让财团从油棕种植获取暴利,再加上政府为保护国油利益而限制生化柴油在国内的发展,使到大型油棕种植业者、油棕收购商、棕油提炼厂等,趁机利用高价既完全没有设限的出口优势获利不少。
 
当然,这些财团虽然赚取暴利,却宁愿将钱花在许许多多高阶职员、董事或股东身上;比如柔佛机构控制的居林有限公司(Kulim Berhad),其属下生化柴油集团的董事及高阶职员们,便每人获分配一辆簇新马赛地豪华房车,出入公干应酬全数由公司支付账单。这些开销绝对不是小数目,但这些高额开销也从来都不可能去到园丘工人的口袋。
 
避免社会结构失衡
 
其实不单是印裔社群在建国50年来被忽视,原住民及其他少数族群遭遇相同命运,甚至被歧视,就连过去掌握了国内经济命脉,为马来西亚建国之路尽心尽力的华人社群,也同样要面对政府的不公平政策,甚至屈辱忍受政治人物的抹黑及指责。
 
印裔妇女患上象脚病,却无法前往治疗。(庄德志摄影)
古语云:“不患寡,患不均”,如果执政集团再不放弃种族性政策,整个社会结构将会失衡,进而引发不可收拾的族群问题。

目前各族看似和谐相处的氛围并非偶然,一旦各族的忍让和耐力用尽,必然会让沉寂已久的矛盾化为一股力量;这股力量的破坏力可能远比建设力更高。
 
要彻底解决印裔园丘工人的问题,族群政治并非可取的长久之道,以社会阶层为基础的社会主义政治,或许是将来多元族群文化国家的更佳选择。至少社会主义跨越了种族之间的矛盾与樊篱,却又实实在在为各个社会阶层进行权益斗争,保护了低下层劳动力人民的利益。
 
无可否认,政治是需要压力的,社会主义或许正是为国家团结和发展,做出贡献的另外一股力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