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心乐园望风楼

關於部落格
因为每个人都在走,所以忘记了停留。
  • 95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柔州天然资源遭掠夺,朝野政党皆难辞其咎

原稿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柔佛·庄德志】柔佛州面积广阔,从“谷歌地球”上以距离地面一百公里的高度鸟瞰,柔佛州尽是一片墨绿,感觉就好象是一个被完善发展,绿化及现代化兼具的典范。然而,当滚动着手上滑鼠的前驱滚轮,逐渐的拉近鸟瞰距离时,令人吃惊的是原来这片墨绿色的土地,已经出现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窟窿”,分布在中央山区部份,而这些泥黄色的“窟窿”,不但数量之繁多,还面积甚广。整片柔佛州土地,仿佛患上了 “鬼剃头”这种皮肤毛囊疾病。


是的,柔佛州的森林资源被非法掠夺已经不是一桩新鲜事,森林资源在政商勾结的情况下,执照滥发,以权力“合法化”非法砍伐活动,对保护森林肆意破坏也不再令人感到新奇。当世界各地的环保学者及专家不断对现今的环境条件做出危险警告的情况下,我国政府还是能够肆无忌惮,毫无悬念的继续挥霍我们的天然资源。
 
然而,从开始有人关心柔佛州生态环境及森林资源的几年以来,一般对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森林资源被肆意掠夺的声讨声浪,都毫无避免地指向州政府及染指其中的柔佛州皇室。
 
举凡有任何非法砍伐事件被揭发,关心环保的人士、组织及在野政党,也都将矛头指向半岛森林局、国家公园局、州政府及朋党。遗憾的是,往往这些反对的声浪最终都沦为一种宣传,让这些党团用在对本身有利的宣传工作上,最终问题却都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就比如发生在2007年1月份,彼咯村万丹河瀑布休闲森林遭非法滥伐的事件,虽然有关事件被村民及当地的民主行动党党员人赃并获,发现半岛森林局官员与伐木商联手进行大规模的夜间伐木活动。
 
最终事件是曝光了,也上了电视及报章,该站在最前线面对闪光灯及镜头的州级在野党领袖们也都出现了,但这些党团并没有在之后继续跟进事件的发展。特别是当初那些站在媒体最前线,而今已成功进入州议会成为议员的在野党领袖们,能够做的居然只是在州议会内做出提问,仅此而已。
 
事实上,成功进入州议会以后,在野党更应认真对待森林资源被掠夺的事,并拨出资源及人力,成立专案小组进行事件调查及政策性研究。同时,在野党也应极力寻求非政府组织的协助,招揽并咨询专业人员的意见,草拟具备份量的《森林资源法案》提呈州议会,以向人民展示其理政、执政的立场、决心和能力。


 
与此同时,如何动员及开展民众教育,也是在野党当前的工作,而不是执政以后才以“政府”的身份去进行。事实上,如果执政前都没有具备这些前瞻性及理政能力,在野党又如何说服选民本身具备执政的条件呢?
 
环保组织“过于温和”
 
目前国内数个与环境及生态保护相关的非政府组织,都相对显得“过于温和”。这些组织只把注意力放在“民众教育及宣导”的环节,在“监督与施压”的工作上却显得意兴阑珊,在野党正好能够填补国内,特别是柔佛州的这一个缺口。因此,在野党必须配合非政府组织的专业,一方面积极的对环境及生态保护做出政策性研究,另一方面则以相对强悍的姿态,对政府及朋党做出严格的监督及施压。
 
在资源整合上,在野党虽然不具备官方所给予的拨款及协助,但纵观过去数年来,每年十几场千人宴的筹款活动,所筹集的款项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如果在野党希望能够在不久的将来执政,理应善用资金去进行更有意义的研究工作,而非“马哈迪”式的耗费巨资落实如州总部建筑物等华而不实的计划。
 
遗憾的是,州内的在野党仿佛还没有从梦中醒来似的,每天喊着下届大选成功入主伊斯干达城(Kota Iskandar,柔佛州政府行政中心)的口号,却荒废了许多务实及必要的理政工作。
 
 
过去数年,正因为在野党的不争气,以致如今非但在州议会内不成气候,在州议会外也没有鲜明的号召力及感染力,州政府及朋党根本不在乎党团在媒体上发表的文告,或到伐木区拉拉布条的举动。因为他们深知当这些党团把该演的戏演了,事情就会告一段落,到时候伐木商们还是树照砍,木桐照运,而官员们则钱照收,口袋丰盈依旧。至于环保不环保,干卿何事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